電子報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主頁 > 電子報 >

壽石煌煌 兩錄灼灼 ――九論福州人“貴石濺玉”之文化傳統

來自:未知   發布者:-1   發表于:2017-06-07 14:46   點擊:

        2000年,中國寶玉石協會在北京舉辦的“第十八屆全國瑰寶首飾展銷會暨中國國石選石精品展覽會”上,一位參觀者題了首贊嘆壽山石的詩歌:“國石何處有?閩越東海邊。福壽山石俏,女媧留遺篇。芙蓉高山綻,田黃水邊嵌。瑩潤如滑脂,麗質勝和田。人喜壽山好,應奪中華冠。一石把在手,神韻駐萬年!”這首贊詩把當時壽山石在全國40多種參評中國國石的優勢,如文化底蘊、石質品貌、精湛雕藝和盤托出,至今印象深刻。當然,最讓人們難忘的,還是在1999年8月23日國石展覽,展出了被國人稱之為“雙璧”的古籍――前后觀石錄。把人們心目中之“石帝”、“石后”的燦燦之色、斑斑之紋、煌煌之威展現在人們眼前。
由閩縣人高兆和浙江人毛奇齡撰寫的兩篇壽山石專論不僅把清初福州人崇尚壽山石的情景描繪的淋漓盡致,還生動地再現著福州人“貴石濺玉”之情景。
        《觀石錄》作者高兆,字云客,號固齋,棲賢學人,閩縣鼓山里(今鼓山后嶼村)人,明崇禎間邑諸生,有詩名,被譽為“國初七子”。《觀石錄》是第一部壽山石研究的專著。書中描述的壽山石品貌高貴,讓玉珀者、玻璃、玳瑁、硃砂、瑪瑙、犀若象焉者黯然失色。文中所記述的11位石友,有文人,有收藏家,也有出家的道人。這些“名流學士懷瑾握瑜,窮日達旦,講論辨識,錦囊玉案,橫陳齋館”。他的友人陳越山追石如狂,認為壽山石“美玉莫競”,于是“齋糧采石山中,得其神品,始大著”。在他的影響下,許多“好事家伐石於山者。顧請采石者數十夫”,“穴山穿洞,摧岸為谷”。當時,在產地壽山村已是“逵路之間,列肆置儈,耕夫牧兒,咸有貿貿之色”。福州人瘋狂追逐壽山石的風氣,也讓作者高兆自己被深深地卷入其中了。“予也負疴,慕悅莫致,往往命駕,周覽故人之家。心目既蕩,嗜好為移,詎比煙云過眼之喻。”
        《后觀石錄》是繼《觀石錄》后,出現的一本研究壽山石的論著。作者毛奇齡,為清初文壇顯赫的“西河先生”,字大河,一字齊於,號初晴,他博學多才,記憶力超群,中過博學鴻詞科,任過翰林檢討,明史纂修等官職。他在康熙二十六年(1687)三月客居福州開元寺,自云“予入閩最晚,妄覬下品,然私心欲得上品一觀而不得”,他一看到艷美溫潤、雍貴華麗之壽山美石,就墜入石海,苦苦追尋,“通計得四十九石”,“大暨上者十三,中上十四,中十十二,中下十”。他讀過友人高兆的《觀石錄》后,文思若泉,作《后觀石錄》。文中許多閩人追逐壽山石的情景,可為福州人“貴石濺玉”的明證。文說:“明崇禎末,有布政謝在杭嘗稱壽山石甚美,堪飾什器。其品,以艾葉綠為第一,丹砂次二,羊脂、瓜瓤紅又次之”,他在文中首次提出了壽山石分類的標準為“以田坑為第一,水坑次之,山坑又次之”。福州人獲得好石田黃后,“輒轉相傳玩,顧視珍惜,雖盛勢強力不能奪”。還寫到在壽山石市場之上,“石益鮮,價值益騰,而作偽者紛紛日出”,福州出現用其它石頭冒充壽山石的現象,說明福州“貴石濺玉”之風早已盛行。當時,毛奇齡提出了“三坑”論,用以適應壽山石市場鑒別石種之需求。1999年1月6日,福建省技術監督局頒發《福建省地方標準壽山石雕石種名稱標識規定》就是依照兩錄提出的“三坑法”來進行分類的。可見,前后《觀石錄》在弘揚福州人“貴石濺玉”文化傳統中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所以張潮《昭代叢書》乙集卷四十五《后觀石錄題辭》云:“高君固齋,曾作《觀石錄》,今毛大可先生,復作《后觀石錄》,展閱之次,不禁朵頤。合之前編,可以稱雙璧云。”
 

大发快3人工全天计划网 九龙县| 九江县| 九龙坡区| 舟曲县| 华坪县| 米易县| 仲巴县| 乌恰县| 崇仁县| 资溪县| 尼勒克县| 上饶县| 类乌齐县| 崇文区| 都匀市| 武汉市| 苍溪县| 商丘市| 阿合奇县| 柏乡县| 平谷区| 本溪市| 托克托县| 新沂市| 和平县| 丰都县| 平遥县| 信宜市| 友谊县| 吉安市| 仁化县| 来宾市| 平定县| 郎溪县| 滕州市| 四会市| 承德县| 开鲁县|